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那年花开月正圆,十一中秋情更浓”国裕人喜迎双节征文活动(二)

发布时间:2017-10-5 17:27:00 点击次数:50

 

中秋,浓厚而清冽又余味悠长,是千家万户的炊烟中袅袅升腾的希望,是漂泊,是团聚,是久别重逢的喜悦亦或背井离乡的怅然。时光流转,昨日别年,万千思绪如雾霭萦绕停泊在记忆深处,寻找一份皎洁的寄托。也许只是一张照片,一首歌,一幅画将情感、理想、信念悉心安放,妥善收藏,无关鲜花和掌声,只希望被静静的聆听和洒脱的倾吐,让那时花开、皓月满盈的美好年华,再停留得久一点...... 

 

时至国庆,又遇中秋

 

国裕集团特此征集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背后故事

在别人的故事里成长

倾听或喜悦或憾恨的斑斓人生

感同身受

以此共勉

 

她14岁嫁给我的姥爷,作为家里唯一的童养媳和公婆全家住在一起日子并不好过,但倔强的性格让她毅然决然带着姥爷跟三个孩子从省城搬到了小县城,辛酸苦乐日子平淡却幸福。

 

我的童年在厂区里长大,家里几乎所有人都在同一个工厂上班,最快乐最难忘的就是在她身边的日子。曾因淘气被舅舅打,她拿着笤帚嘎达追着舅舅满院子跑,想着想着我竟乐出了声。

国企倒闭工人下岗,一夜之间家人几乎全部失业,姥爷也在这期间因肝癌晚期去世了。那年,她60岁。

为了谋生,舅舅全家搬回哈尔滨,爸妈离开厂区去县里开起了饭店,而我也转学去了奶奶家生活,原本的一个大院三户人家只剩她一个人。在我心里,我的童年从姥爷去世那一刻起,至少是我认为的快乐童年结束了。从此,我便有了同龄人少有的牵挂,即使只有自已,我也必须在每个周末回去陪她。那年,我12岁。

2013年我迎来了生命中的另一个她,为了她我几乎倾注了全部的爱,更加懂得了生命的意义。那年,她80岁了。

我带着她去淘气堡,她高兴得手舞足蹈。

我带着她去MMA现场,她说她是现场年龄最大的老拳迷。

我带着她去打疫苗,她撇着嘴忍住不哭说自己是最坚强的。

我带着她做了双眼白内障手术,她摘下眼罩的那一刻高兴得像个孩子......

时间走得太快,来不及停留也来不及感叹,一切悲伤终会过去,美好也将成为回忆,只有爱才是生命的延续……

文/品牌管理部 刘建伟

爱是生命的延续

她应是你内心的一剂良药

填补你成长的失落和迷茫

然后重振旗鼓、开疆拓土

 

 

 

又是一年中秋节,让人不得不感叹时间飞快,光阴易逝,转眼小燕子已经在我们家度过了两个夏天。

去年开春儿,家人突然对我说屋子里飞进来两只燕子,竟在暖气管道上安了家!从那以后我们家的生活一下子欢乐起来。

它们入住后我父母就变成了观察员,每天从早起到睡前都要看看它们在做些什么,然后各种形式的发照片给我,和我分享小燕子的生活,而我也知道了很多关于它们的习性和小故事。例如燕子们也会互相帮助,大家集体为一对燕子垒窝;燕子们有领地意识,来了新燕子想安家是要挨揍的;而新孵出来的雏燕是肉色的,嘴是黄黄的,它们的父母实际上是不在窝里睡觉的,等到雏燕们长大,有了觅食的本领后它们就会离开燕窝独立生活......

它们到来的这个夏天给我父母带来了很多欢乐,做饭时常会看见燕子们轻巧的身影在厨房前盘旋滑翔,闲来无事便听燕子们歌唱,仿佛我就在身边,生活美好而充实。民谚说:燕子春来三月三,秋走不过九月九。快乐的日子总是转瞬即逝,到了秋天燕子们南飞过冬去了,家里一下子变得很冷清。此后每天我们全家都在惦记来年开春儿它们还会不会回来,听说燕子是认路的。果然今年春天小燕子们飞回来了,整个夏天伴随着燕子的歌声慢慢走过。

兴许这个时间它们又飞回南方安家了,而此时我的父母也在期盼我回家。雏燕长大,离家远行,最终还是找到曾经的窝巢。

文/客户服务部 殷垚垚

归巢

不记得是谁说过:

“父母在,人生尚有归途;

父母不在,人生只剩来处。”

 

 

2005年,我只身一人到哈尔滨求学,至今已经有12年光景。印象中,自那时起就再也没有和父亲一起共度中秋节。结婚、立业、生子,很多重要的人生节点都是在国裕度过的,可我内心深处永远抹不去的是那一抹乡愁和父亲的背影。

如今,已到而立之年,初为人父,自然有许多感悟,每当与女儿一起玩耍,就常常想起小时候和父亲在一起的欢乐时光。小女儿非常可爱,经常逗的全家人哈哈大笑。对于她,我愿意倾其所有,经常偏执的认为,只要她要,不管我有没有,想必父亲对我也是如此的感情吧。都说父爱是深沉的,其实父爱也是温柔的,只是经过岁月的打磨,渐渐也变得粗糙,直白。

今年,恰逢十一中秋假期,终于有机会带着父亲,抱着小女儿一起共度佳节,带他们看海,看夕阳,漫步沙滩,享受阳光。在此,祝愿国裕公司全体员工中秋佳节愉快!

文/智慧农业事业部 孙鑫赫

聚少多别离

恨不能相伴

 

那是刚刚踏进大学的校门,哈尔滨九月的天气还是秋高气爽,风景宜人的。由于我是本市学生,家距离学校不是很远,所以没有带太多的行李。第一次离开家虽然不是很远但对校园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带着好奇与新鲜感开始了艰苦的军训生活,每天都重复着固定的作息时间。哈尔滨的天气瞬息万变,短短的两周内气温就降到接近0摄氏度。看着自己简单的行囊痛恨自己为什么不多带点衣服。正当我悔恨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是爸爸!我接起电话那头传来了亲切而熟悉的声音:“起来了吗?这几天降温我想着你没带几件衣服,给你送几件厚衣服。我在学校门口你下来取吧。”我疯狂的跑下楼,看见爸爸一个人站在寒冷的秋风中手中拿着给我的衣服,瞬间我的眼睛模糊了。这就是我的爸爸,一个个子不高,身材单薄,话又不多的人却又无时无刻不在关心与爱护着我。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停下来,永远的停留在那一刻!

文/智慧城市事业部  张迪

父爱

 

每个人的一生,

都是一场挣脱逃离又慢慢回归的过程

愿驰骋梦想的我们

在时光的缝隙里

一路目送一路分别

终能相互靠近,因爱永生

国裕科技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1号院3号清华科技园创业大厦109室 电话:4008-119-003 黑ICP备14006429号-1网监备案号23010002004336